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院动态 > 正 文

【爱在兰大】之黑块糖的婚礼——专访化学化工学院王流芳、何凤英夫妇

【来源: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 | 发布日期:2017-09-27 】     【选择字号:

  间:2017年9月17日
  点:兰州大学榆中校区校园内
  物:王流芳、何凤英夫妇
访谈人:王雪聪
  影:康佳、陈德鑫
文字整理:王雪聪

----------------------------------------------------------------------------

在万众簇拥、花团锦绕的积石堂前,在无数的学生、老人和过路的行人惊叹的目光中间,白发新人一步步登上台阶,就像他们走过过往的六十年里每一段悠长的记忆,人们忘记了所有的背约和弃盟。在黯然的和惊讶的目光流转之间,在主持人舒缓语调的睡眠曲奏响之时,在万千烟花绽开如同满天繁星闪耀的刹那,人们终于不能抑制眼泪的流淌,彼此相视,原谅了自己,亦不能不惊叹于此盛景而默然自语:“原来爱情真是,真是可能的啊。”

六十年前,学有成的少年和多才艺的少女,也曾安然享受着一个全然不同的婚礼。在那样一个记忆黑白的年代,婚礼亦是如此朴素,除了两颗至诚的心的交换,再没有其他的证据。婚礼在学生宿舍进行,没有彩礼,只有两斤黑块糖。没有门德尔松或者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蜡烛在暗夜中默默放出燃烧后的光芒。嘉宾是二十多位出席的同学。没有证婚人,当时的化学系主任刘有成就是他们的牧师。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没有礼物,周耀坤老师为他们送上弥足珍贵的笔记本。

这,是王流芳和何凤英两位老人的故事。他们是兰州大学1955级校友,毕业后在小小的学生宿舍里完成了婚礼仪式,到今天已近六十年了。笔者初见两位老人,恍若春风拂面。谁见了王先生也不会看出他竟然已年过八旬了,他的音容举止至少叫人少猜了三十岁,而他精神上的年轻,就是许多大学生也比不上呢!透出岁月的沙尘刻痕,笔者仿佛仍能在何老师身上窥见六十年前那个不胜娇羞的少女的影子。六十年弹指,流光转瞬,染白了黑丝,吹皱了肌肤,可当他们决定携手的一刹那,这六十年,还是八十年,又何关紧要呢?

“那时候分三个班级,我在甲班,她在乙班”王流芳回忆起学生时代的光景,亦将我们带入了那个纯粹的年代。“一直到大二我们才有机会认识。我是班长,她是文艺部的副部长,我们逐渐接触多了起来,一起去食堂,一起去自习,一切都很自然。”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情,是在一次学校劳动之后,她主动帮我把带去的破了的被子缝好。那时候我就觉得……”“哎呀不是……那个时候女同学帮男同学缝被子很正常的,其实我也根本不会针线活的呀!”一直沉默的何凤英突然羞红了脸抢白,说着却又自己笑了起来。王流芳接着说:“还有一次过年,她送给我一张贺卡,上面写着‘如果你喜欢它,我就送给你吧’我就感觉她对我有一点意思了。”榆中的夕阳逐渐西沉,马鞭草静静开放在初秋的风中,两位老人盎然的笑语,将我们带回上世纪的一首月夜恋曲中。

婚后的漫长的记忆,就像一首恬静的乡间牧歌。王流芳留校任教,何凤英后来在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里工作。他们的深情使他们享受到爱情的甜蜜,他们的天赋让他们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讲坛悠悠三十年,王老师桃李满天下。他为本科生讲授无机化学,他给博士生提供学术上的指导。他还不忘寄语当代的兰大学子:“永远勤奋、踏实,不要小看自己,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勇攀学术的高峰。”他的高徒遍及海内外,有的在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任教。学生们从没有忘记老师的恩德,“每次他们路过兰州,都会来看我。我有一个家住四川的学生,每年都送给我自己灌的香肠。我还记得上个月,有一个学生从厦门给我送了一盒鲜花过来,我实在很感动。”王老师深情讲述道。有时他们因为事业而疏忽了家务,何凤英回忆说:“我记得有段时间,我每天凌晨一两点才洗衣服,实在是忙不及呀。”说到这里,两位老人都像是回到了那段艰难时岁,流露出幸福的微笑——那确实是幸福的,琐事的繁重没有能妨碍他们的爱情,因为一切都甘苦与共,所以没有后悔、埋怨。

也许相较于家务的辛苦,分离的不舍才让他们真正感觉到割心的痛楚。何凤英赴美当访问学者的两年间,两人饱尝异地之苦。“当时她每封寄回的信件我都留着。我天天就盼着信,拿到信永远是激动的……”“那些信,现在还能找到吗?”“记不清了。”

一生事业,王流芳发表学术论文210余篇,其中在SCI收录刊物上的论文有80余篇,这些数字也许是冷漠的,可那些平房改成的实验室在记忆深处仍有灯火的余温,而他带出的许多学生,也早已接过他精神的火炬,在各地传播着不灭的圣火。退休之后,王流芳、何凤英夫妇一起练太极拳。每日的清晨,如果你碰巧也在兰大的操场上,你一定也曾见过两位白发老人,他们专注练拳的神情,就像他们对待事业,他们在实验室里钻研学术的日日夜夜;就像他们对待爱情,他们曾消磨在食堂和自习室的朝朝暮暮。

人们说,婚礼是人一生最美的时候。爱情死亡的时候正印证花期的结束。可如果永远受着蔓延弥长的爱情的滋养,那么这无限的美丽,则可以连绵至于生命的无穷期,成为灵魂深处奏响的永恒震颤的音符。这热情的流露和灵魂的自白怎能不令人动容呢!积石堂前的喷泉不断翻涌,盛放不尽的马鞭草倚靠着斜阳下的栏杆,川流不息的人潮之间,笔者和两位老人一起漫步在宁静的校园,感悟着生命的真谛,仿佛穿越了悠久的岁月,回到那个小小的宿舍,那个黑块糖的婚礼。